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我在江湖做女俠:正文 第636章 逃亡恒河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弓誠    書名:我在江湖做女俠    舉報章節錯誤    TXT下載
聰明人一秒記住 73文學網 www.yqqa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73wxw.net

    在歷法中,這一年已經即將要過去了,元旦來臨之際,星空集團對星空os系統進行了升級,從這一代開始,星空os系統將會升級為星空云系統。

    星空云系統是一個依靠網絡的智能系統,斷開網絡的情況下,將損失大量的新功能。

    通過全球的幾大數據中心,星空云系統包含個人500g的永久免費云空間,從星空gaxys2開始,只需要付出每月30華元(699美元,999銀元)就可以享受31的網絡。

    和部分國家的運營商談判之后,推出的一項新型網絡功能,31的低延遲網絡速度,基本上已經和3g網絡差別不大的,特別是信號強度,得益于量子通訊信號的優越,歐洲、美洲許多發達國家實際上對于國內通訊網絡的普及并不熱衷,只是在人口聚集地進行了普及。

    星空集團和華為、中興進行的通訊技術合作,新一代的4g技術,研制出的各項通訊設備,毫不費力的就讓大多數通訊公司來采購。

    如果沒有這幾年掀起的智能機革命,實際上3g到4g的網絡速度提升并沒有多大的意義。

    此外,內容方面也有很大的影響,在前兩年,人們拿著一部最多只能玩幾十小游戲,屏幕最多只能做到看480p標清視頻的手機,那么就算擁有速度100的移動網絡也沒有什么意義。

    一直到了這兩年,隨著移動支付、短視頻、移動端網游等各種各樣的娛樂徹底興起,這些在功能機不能實現的東西,促使了技術的升級。

    4g和智能機革命,不是兩個獨立事件,而是融合在一起的,簡單地說就是,如果有智能機革命而沒有4g,那么網絡大發展還要遲上幾年,畢竟通訊技術的提升也是需要時間的。

    是人們用智能機引出的需求,推動了4g的發展,而4g技術的發展,又反推了智能機硬件的提升。

    因此短短幾年時間,智能機的強度和性能就走到了對絕大多數人都過剩的地步;因為通訊技術的限制,絕大多數人把高端智能機十分之一的性能都發揮不出來,這才是互聯網以及通訊產業發展的根本原因。

    有識之士,也看出了這是一個機會,特別是對于華國來說,這是一個和美國以及歐洲國家拉開差距的機會,全面普及4g通訊技術,促使相關的互聯網產業進行提升。

    陳國雖然也看到了這個機會,但是卻沒有魄力進行大升級,不過楊伊以量子通訊技術進行了忽悠,隱瞞了網絡速度限制和設備數量限制,在計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也只能投入下去了。

    31的網絡速度和5億臺設備,陳國和蘇拉威西最多也就使用2億臺,剩余的將會提供給全球運營商。

    每月的費用并不貴,30華元而已,星空集團能從這30華元中收入一半,基本上每月都有幾十億的收入,對于星空集團的意義就是蘇拉威西的基建資金不用發愁了。

    整套量子通訊技術并不只是天上的36顆衛星,還有地面上的設備,位于世界各個地區的地面接收系統,加拿大、巴西、南極洲、非洲、蘇拉威西、尼泊爾、冰島、馬達加斯加、阿拉斯加一共八個接收中心。

    這也是第一代量子通訊衛星的限制了,這些地方都是星空集團買地或者島嶼專門建設的。

    沒有這些地面接收中心,這一套量子通訊系統功能要降低60。

    這些地面中心都建有單獨的能源設備,風能、太陽能、地熱能、水能等,比如建在尼泊爾的就專門興建了一座水電站,

    卡爾納利河,尼泊爾的第三大河流,位于尼西部,也是印度恒河支流卡格拉河的上游,源于藏西南部的普蘭縣境內。

    恒河發源于喜馬拉雅山南麓,自西向東流經印度北部,最終注入孟加拉灣。

    這條大河滋養了南亞地區過去和現在的文明,被印度教視作“圣河”,印度教徒認為它是潔凈之河,生前在恒河中洗澡可以洗去一切罪業,死后骨灰灑入河水,可以免受輪回之苦直升天堂。

    確切地說,這個“恒河”應該特指位于中游的瓦倫納西河段,那些污水中洗澡、死尸排隊的照片大多來自這里。

    從西北流向東南的恒河在古城瓦倫納西前面拐了個宛如新月的c字彎短暫流向北方,給這座幾千年歷史的古老城市披上一層神秘色彩,釋迦牟尼在瓦倫納西城郊的野鹿苑初次講道、創立佛教,印度教徒也把這里看作“距離天堂最近的城市”。

    印度教認為人生來帶有業力,種好膚白業力少,種差膚黑業力多,需要多行善舉才能逐漸洗脫業力,將來死后才能投個好胎,經過多次輪回最終再升上天堂永享安寧。

    和立地成佛的佛教、買券贖罪的天主教相比,這樣的天堂無疑有些遙遠,這種情況下,具有“圣力”、可以洗滌罪業的恒河瓦倫納西段就有了特別的意義,無數信徒從小就被灌輸一輩子至少要去瓦倫納西洗澡消業的概念,然后就有了聞名世界的“恒河晨浴”。

    每當晨光微曦,便有無數男女從住所中走出,呼朋引伴、三五成群,和他們的神牛一起沿著西岸河堤上的臺階走下河,男人脫的只剩短褲、女人身上裹著莎麗,將身體泡在齊腰深的河水里,先把頭埋在水里三次,再面向朝陽誠心祈禱。

    等到太陽升起祈禱結束,一些人便順便開始洗澡刷牙、洗頭滌衣,信仰與生活無縫銜接,毫無違和感。

    更加沒有違和感的,還要數河邊的火葬場,無數老年人千里迢迢來到這里,就是為了能夠死在圣城被這里的燒尸場燒化,最后再把骨灰撒入恒河。

    河岸邊的裊裊黑煙、密密匝匝的簡陋租房、虔誠濃烈的信仰氣氛,以及內容豐富的恒河水,是這座城市的給人留下的最鮮明印象,被譽為“一半天堂一半地獄的城市”。

    按照宗教傳統,火化教徒尸體需要使用大量木材,而印度這個人口豐富的文明古國顯然不是林業資源豐富的國家,那些買不起木材的窮人,就只好不經火化直接丟進恒河里,指望河水可以帶走尸體。

    恒河水葬延續千年,人與環境已經形成某種“和諧”,不適應河水的人死于疾病尸體回歸河水,適應河水里的細菌污染物的人則存活下來,同時恒河里的動植物微生物也適應了富含有機污染物的河水,發展出強大的自凈能力。

    不過這種自凈能力無疑存在極限,現代工礦企業的污染顯然不是“圣河”能夠輕松消納的,然而持續千年的宗教包裝,早就形成了深信不疑的頑固慣性。

    現代工業經過逐漸升級,從歐洲遷移到美洲的工廠后來遷移到華國,如今遷移到東南亞和南亞地區,特別是造紙業,因為門檻低,對于工人的素質要求也低,遷移到印度的工廠可不少。

    印度人一邊泰然自若地把造紙廠的污水排放進恒河,一邊深信不疑地抽取神圣且干凈的恒河水,經過簡單處理后灌進自來水塔,用來洗澡洗衣、燒水做飯。

    印度證府也曾試圖治理污染,卻因為投資太大、宗教反對,以及官員問題而沒能得逞,只能繼續坐視,就像他們坐視貧民窟以及火車掛票一樣。

    因為幾千年的殖民傳統,印度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將膚色出身和社會地位與職業綁定的種姓制度。

    到了現代,低種姓富人可以改變自己的社會地位,實在不行還可以移民國外,那些沒錢且數量眾多的“賤民”就只能掛在火車外面、住在貧民窟里面。

    單看印度的高種姓統計數據,自然是各種富足美滿文明進步,可要是把視線放到占據人口多數的低種姓身上,卻又是另外一種近況,而印度人就這么奇怪地共同生活著。

    這種奇異情景讓歪果仁各種不解,只能在咋舌感嘆之余,全球來印度的游客種種遭遇之后,印度各個酒店也在旅游手冊里留下“恒河沿線酒店的自來水僅供洗澡洗衣,日常飲用請喝瓶裝水”的注意事項,畢竟其他國家可沒有“德里胃”以及“德里肺”。

    印度首府德里擁有兩千多萬人口,是目前世界第五大都市區(前四名是華國中原城市區(3700萬)、東瀛東京都市區(3300萬)、陳國天京城市圈(2900萬)、華國滬市城市區(2800萬)),但環境質量和其他都市圈相比卻是在另一個極端。

    德里和另一座人口富集的大城市孟買長期爭搶世界最臟城市,空氣質量只能用經常爆表、偶爾正常來形容。

    每年10月、11月的舊歷排燈節舉辦時,空氣質量更是會突破天際。

    和空氣污染比起來,位于恒河的支流卡爾納利河,水源安全還是比較好的,這也是星空集團考慮之后,才選址到了尼泊爾,印度方面雖然提供的條件更好,但是星空集團的職員卻不適應。

    大多數華人工程師甚至建筑工人,到了印度地區,肯定都是躺著進醫院的節奏。

    奇妙的是,在這樣一條滿是污染的河下游,居然居住著幾千萬人口,人類的適應力之強可見一斑。

    擁有近兩億人口的人口大國孟加拉人民共和國也有三分之一人口居住在恒河流域,為了保住這口臟水,他們和印度進行了不屈不撓的斗爭。

    孟加拉原來是英國印度殖民地的一部分,二戰后南亞地區獨立,英國退出南亞地區,把印度殖民地分成幾塊,基本上是依靠著種族、宗教等劃分的。

    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尼泊爾、不丹、錫金等國,其中印度一直是地區大國,甚至曾在美國的扶持下,和華國進行過爭鋒。

    不過華國的印度洋艦隊組建,位于吉達港的艦隊,印度的氣焰直接消沒。

    軍事上無能為力,印度人就開始施展一些陰招,比如位于恒河中游的法拉卡水壩工程;大壩71年建成主體、75年試運行開始截水,在旱季把大部分恒河水攔走去澆灌印度的農田,給更下游的孟加拉造成嚴重后果。

    貧窮的孟加拉人也很無奈,先是舉行50萬人“向法拉卡進軍”的邊境游行,接著又告到了聯合國大會,結果自然是什么用都沒有。

    后來雖然勉強達成旱季對半分水的協議,如何執行也都要看印度姥爺的心情,旱季截水、雨季放水妥妥噠。

    孟加拉作為綠色農業國家,面對印度鄰居的霸權行徑,只能使出“開門放難民”的大招,縱容人民偷渡去印度,數量達到千萬之巨。

    這些難民對于恒河有著特殊感情的自然是去往印度的貧民窟,但是也有一些有遠見的,就想要向東去往華國,給華國造成了很大的困擾。

    千萬數的難民,哪怕就是百分之一也有十萬人了,十萬難民也讓華國西南邊境很是危險了,迫不得已,只好對孟加拉國進行經濟援助。

    一些勞動密集型的企業就此在孟加拉國開辦工廠,造紙業、服裝產業等低門檻的產業。

    孟加拉也成了單方面對華國免簽國之一,當初唐紫晨就曾考慮過進入孟加拉國去印度,但是考慮到自己可能承受不了恒河的毒害,也就放棄了。

    不過,明州的至尊法師伊凡卻是千里迢迢的奔向了這里,經過一系列的事件,他喪失了繼續平靜的學習生活,只能逃奔國外。

    通過網吧的一次偶遇,伊凡認識了明州大學的一個學生,順便伊凡幫著這位學生解決了他通往《英雄聯盟》職業之路的一個障礙,也就是學生成績的問題。

    本科生的考試并不難,但是明州大學的成績還要統計平時分,而曠課多了平時分自然就沒了,伊凡正好要去學習,那么順利的解決了兩個人各自的問題。

    幾個月的學習時間過去的很快,隨著學習,伊凡也更深入的了解了這個世界,但是這并不是什么好事,這個世界的種種科技,讓他有了危機感,他想要建造一座法師塔,可是了解了所在城市的地價之后,這個打算只能不了了之,他發現,自己的錢太少了。


73文學網 > 其他類型 > 我在江湖做女俠 > 我在江湖做女俠TXT下載 > 正文 第636章 逃亡恒河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申明:我在江湖做女俠最新章節,小說《我在江湖做女俠》文字、目錄、評論均由網友發表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Copyright © 73文學網(www.yqqavb.live) 百度地圖 SitemapTxt All Rights Reserved.

鸟叔返水